富锦笑话网

以剑与诗歌佐茶第二百零八章青萍之末一缕风位置

2021/01/23 01:31

以剑与诗歌佐茶 第二百零八章 青萍之末一缕风(1)

孙苏合伸手对准天边的太阳,然后眯着眼睛看着自己的手。阳光从指缝间流过,映出一片金黄,而手背的皮肤在亮光之下变得通透起来,隐隐可以看到青色的静脉,以及,身体里流动的暖红暖红的血液。

他说道:“我被周轶清困在那个奇怪的世界里的时候,庄凤语曾经对我说过一些莫名其妙的话,说我血里的味道瞒不过她,还有什么“煌家”,什么“琉璃血”……”

“难道她说的是花火身上的诅咒?”艾丽丝立刻将两件事情联想到了一起。那天晚上在灵隐山上的事情,孙苏合已经原原本本地和她说过。只是艾丽丝对于花火所说的诅咒没有半点头绪,方外上也找不到任何相关的资料,所以给不了孙苏合什么帮助。

孙苏合点头道:“果然你也是这么想的。我想到这种可能性之车票上则显示有乘车人的姓名后就故意去套庄凤语的话。虽然只套出些只言片语,但也包含了相当重要的信息。依她话里的意思,“煌家”的血脉是某些人为了追求长生不死而改造出来的实验的产物,而身怀这种血脉的人注定要互相残杀至死方休。至于更具体的东西,庄凤语察觉到了我的目的之后再也不肯细说。”

孙苏合说到这里不禁叹了一口气,要是自己当时能再沉得住气一点,说不定还能套出更多话来。他接着说道:“不过这两点已经让我相当确信,她说的绝对和花火大有关系。花火给我展示过她惊人的自愈能力,而且这股力量还能作用于他人,那个时候我被画先生一掌扫过几乎当场毙命,可是没过多少时间,我从昏迷中醒来之后居然直接痊愈。你想,这近乎不可思议的力量是不是和“长生”和“不死”这些关键词大有联系?”

孙苏合沉默了一会儿,语气沉重的说道:“最关键的是自相残杀不死不休这部分。我仔细想过,花火为什么会修行“斗战”这种时时刻刻游走于死亡边缘的道行,或许在她面前本来就只有“赢”和“死”两条路。”

“竟然有这种事情。你可千万别着急胡来啊。”艾丽丝沉吟道:“我稍微想了想,单你说的这两点就有很多可堪推敲的地方。比如说进行这个实验的人或者组织是否还存在?是什么驱使身怀这种血脉的人相互残杀?如果真的不死不休,那血脉如何流传后代呢?像这样的疑问随随便便就能列出十几二十条来。我得提醒你一句,如果俄罗斯左右为难:俄方既有义务接受难民的避难申请不能搞清楚其中具体的规则的话,凭着一时的冲动就贸然行动,说不定反而会弄巧成拙。”

“我当然知道这一点。不多个部门将进行整合用担心,我不会乱来的。我之所以没有把周轶清偶像的身份泄露给二十二局就是为了避免打草惊蛇。只要他还继续用偶像的身份行动,我们就可以很方便地找到他们,然后交易也好,强来也好,无论如何我都要让他们把详细的情报吐出来。”

“原来你打的是这个主意。的确,他的修行似乎和偶像活动大有关系,嘿,真他奶奶的想不到还有这种修行方法……”艾丽丝说着忍不住笑出声来,“不到万不得已他应该不会轻易放弃这个辛苦经营的偶像身份。可是他短时间内应该都不会在公共场合出现了吧,你未必能那么容易就找到他。”

孙苏合得意地摇了摇手指,“啧啧啧,太嫩了,这你就不懂了吧。我跟你说,我已经加了好多他的粉丝团的群组,你是不知道,那些粉丝,哇,太疯狂了,而且里面真是藏龙卧虎,神通广大的大有人在。周轶清一声咳嗽,他们八百里外就能听到声音,而且瞬间准备好从前期治疗到后期护理的所有东西给他送过去。我真怀疑他们比周轶清自己还要了解周轶清。这等于有千千万万双眼睛帮我盯着周轶清和庄凤语。除非他们人间蒸发,不然迟早给我抓到尾巴。”

“哦,那到时候找到他们之后,就由你苏合先生亲自出手大展神威。”艾丽丝学着孙苏合的样子摇着手指说道:“我这个那么嫩的家伙就在旁边给你摇旗呐喊吧。”

孙苏合二话不说直接认怂,搓搓手一脸谄媚地说道:“我错了我错了,马有失蹄人有失言,您老人家大人有大量就不要计较这些细节了嘛。到时候肯定还得您老人家出手呀。”

艾丽丝勾了勾手指,“滚过来。”

孙苏合老老实实地依言照办,“嘿嘿嘿,您老人家有何吩咐?”

“脸,过来。”

孙苏合条件反射地用手捂住两边脸颊,“干,干嘛?”

艾丽丝啪的一声将孙苏合的手打落,强忍着身上的酸疼,捏住孙苏合脸颊上的肉一通蹂躏。“白痴,这么嚣张,很不爽诶。”

“我……唔……错了……我……错了……手……响了。”

愉快的铃声好像伴奏一样响起,艾丽丝随着音乐又捏了一阵这才解气,她随手一招,在一旁充电的立刻自动飞到她的手里。

“没见过的号码,是谁?”

艾丽丝刚刚按下通话键,话筒里立刻传来一声震耳欲聋的呼喊,差点把艾丽丝耳朵震聋。

“小熊喵……”

艾丽丝按了免提,把足足举到一尺开外,这才说道加上多重美白、润泽因子的层层作用:“哇,猫咪老爷,我的耳朵差点被你给弄坏了,我挂了哦。”

狸华老爷赶紧压低声音小心翼翼地说道:“喵不不,喵别别,老爷我轻点说嘛。轻轻的,轻轻的,小熊呢?小熊怎么样?”

“放心吧,小熊现在很好。不过身体还是受了些伤,也有些不稳定……”

“没事吧?小熊没事吧?”狸华老爷焦急地打断道。

艾丽丝笑着安抚他,“没事啦,你不要着急嘛。只要好好休息调养就没有问题了。倒是你自己没有问题吗?”

“那就好,那就好。老爷我嘛,我是谁?肯定没问题呀。快让我跟小熊说说话。”

“小熊吃完东西又睡下了,还是不要把她叫醒吧,迟点她醒了我再叫她打给你,你接方便吗?还是这个号码?”

狸华老爷赶紧说道:“让她睡吧,让她睡吧,千万不要打扰她。也不用给我打了,我就在路上,你们现在在哪里?在那个小院子吗?”

“你倒是蛮潇洒的嘛,我还以为你被那只臭老虎叼回去怎么也要吃点苦头呢。”艾丽丝笑着说道:“我们就在老地方的院子里。不过现在外面挤满了二十二局的小麻雀,叽叽喳喳烦死了。”

“二十二局?哦,我明白了。”狸华老爷胸有成竹地说道:“不用担心,老爷我自有妙计,三两句话就能把他们都打发了。”

西安卵巢炎治疗费用西安妇科哪家医院好乌鲁木齐医院白癜风治疗哪家好

沈阳包皮包茎治疗费用多少钱长沙男科医院哪家医院好武汉治疗男性功能障碍费用

唐山治疗包皮过长哪家好
昆明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小儿肚子胀气吃什么药
友情链接: 富锦笑话网